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老胡同 > 624、这是个坑

624、这是个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你怎么成了这个德行,是谁,谁敢把你打成这样?还有你说的范俊伟被一枪杀死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“赶紧的,全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关耀穗深深呼吸一口气,保持镇定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处长,这都是楚牧峰,是他做的!”
  
      阎伯吹凄惨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楚牧峰?”
  
      关耀穗念叨了一句,眼皮微颤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这个名字最近在军统局内部可是非常出名的,前后几个大任务都是楚牧峰完成的,不是他的话,华亭那边的工作根本就没有办法开展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的关耀穗是没有收到加藤剑郎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加藤剑郎如今已经被楚牧峰抓住,楚牧峰更是将四百战俘无一伤亡的救下来,如今刚刚将加藤剑郎押解到金陵城。
  
      他若知道,会更加惊愕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目前还是军统局的一等机密。
  
  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关耀穗也是吃惊楚牧峰的名声。
  
      如今听到这事竟然和楚牧峰有关系,不由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给我仔细说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阎伯吹就开始汇报起来,当然这里面是要添油加醋的,将自己说得是又无辜又无奈,而楚牧峰是那样的嚣张跋扈,目中无人,漠视法纪。
  
      “处长,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楚牧峰做事会这样骄狂,他竟然直接杀向监狱,要求范俊伟必须无条件的将阎泽给释放。”
  
      “您说,阎泽那家伙明天就要执行枪决的卖国贼,怎么能放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事范俊伟通知给我后,我就赶紧去监狱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谁想楚牧峰骄横,他带出来的兵也是蛮不讲理,范俊伟不过是想要仗义执言,那原本就是他的份内职责,谁想刚说话就被西门竹那个混蛋给一枪崩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当即是据理力争,则被楚牧峰毫不客气打成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处长,你要为我做主啊!”
  
      “阎泽的事是您亲自盯着的,是您负责的案件,一桩已经定罪的案件,就因为阎泽和楚牧峰认识,他便要这样蛮横干涉救人,您说有他这样做事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这和叛国有什么区别?”
  
      怎么诬蔑怎么说。
  
      怎么栽赃怎么来。
  
      “简直是岂有此理!”
  
      关耀穗的心情是恼怒的。
  
      阎伯吹是他的人,楚牧峰这样做完全就是在扇他的脸不说,还一点都没有敬畏之心。
  
      是,你是有背景,但我也不是纸糊的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说楚牧峰现在已经将监狱掌控住?”关耀穗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对!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明天早上你就带队过去吧。”关耀穗平静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带队过去?”
  
      阎伯吹有些愕然。
  
      “对,就是带队过去。他现在的做法是违法规矩的,你的做法却是中规中矩的,是按照军统局的规定做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带着人过去,对阎泽执行枪决命令,到时候我看谁还敢阻拦。有敢阻拦者,军法从事!”
  
      关耀穗满脸阴沉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阎伯吹精神顿时振奋。
  
      有关耀穗这话在,他将无所畏惧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军统局总部,审讯室。
  
      唐敬宗今晚是没有回去睡觉的,既然逮住了加藤剑郎,怎么都要想方设法撬开他的嘴。
  
      要是说做不到这个,戴老板那边都没有办法交差。
  
      这事是他负责的,所以他不可能说下班。
  
      “啪啪!”
  
      审讯室中传来一阵阵皮鞭声,随之而来的还有呵斥声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说不说?”
  
      “非要把你这磨死你才肯说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,那咱们就上点高级手段了。”
  
      唐敬宗聆听着审讯室中的刑讯,神情是没有多少变化的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加藤剑郎除非是铁打的,不然是没有可能熬过去的。就那些手段,光是想想都恐怖的很,更别说承受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楚牧峰找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两个怎么会在一起?”
  
      唐敬宗看到楚牧峰和江声后,随意端起面前的茶杯喝着茶水,慢条斯理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处座,这事还是让楚站长说吧!”
  
      江声冲旁边瞥了瞥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,你这是捅娄子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唐敬宗看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处座,阎厅长的事您知道吧?”
  
      楚牧峰没有回答捅娄子的问题,而是凝视着唐敬宗,一字一句的问道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